清溪编辑部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 欢迎光临!
今天是:

资讯中心

  • 民国黑社会58
  • 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12日 14:22  阅读: ()次   信息来源:
  • 民国黑社会58

      然而,事情并未到此结束。因为这次捉赌,在帮之兵警都怀故纵之念,因而仅抓获光蛋船只五六艘,大部均被逃脱,安然驶入太湖之中。从此,这伙漏网之光蛋对镇长李某衔刻骨仇恨。不久,这伙光蛋会合大队帮匪船只夜间驶至该镇登岸。五更时分,即明火执仗向李家村进发。李村虽然也有数十杆快枪以资防卫,但终究寡不敌众,被匪徒冲进庄来,大事抢杀掳掠,李镇长亦被击毙。临末,忽有一人声言:“李某屡次请兵烧我们的席棚,今日何不以火报复?”该匪一言,李村数百户房屋就被付之一炬了。烧毕,安然上船出发。数小时后,号角响起,捉拿帮匪之军警浩荡而来,例行公事地沿湖追击一番,举枪乱开,仿佛为匪船送行。这便是军警捉拿帮匪之战功!

      长江沿岸许多州县、码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差役不过帮,饭碗端不长;帮会不通差,生意敲不成。反映了帮会与军警勾结之密切程度。

      何以差役不进帮,饭碗端不长呢?因为军警职在破案,而在帮会势力盘根错节之处,犯案者必定是帮中人物为多。如使帮外人经办其事,就理不着头绪,宛如“瞎子摸竹园,一世摸不清”了,势必百案而难破其一。如果军警在帮,则犯案之人,多为军警所熟识。案发之后,只须略加查询,就可以知道此案为谁所犯了。正因为如此,帮会头目都有着令人难以想象的神通。这里略举几例。

      约在1928 年春,英国政府派一外交官携带重要文件,由伦敦专程来华,轮船到上海外码头,这位外交官年纪较轻,初次来华,稍不留神,手臂所夹一公文包不翼而飞。当时他惊得面容失色,包里钞票是小事,一份英国政府给上海领事馆的国际性密件一旦遗失,非同小可。他赶紧向领事馆报告公文包失窃的情况,整个领事馆人员也急得手足无措。只得通知巡捕房立即出动探捕,限三天侦破。

      英国人明白,上海五方杂处,人口众多,英巡捕人生路不熟,无能为力,只有依靠中国侦探来破案。因是密件,不敢告诉中国上海市政府,任务落到了捕房华探长身上,这位华探长侦查了一天一夜,音讯全无,于是不得不到成都路季公馆,请老头子帮忙。

      老头子是谁?无锡人季云卿也。他是20 年代著名的青帮老头,常居上海,门徒众多,能与上海三闻人分庭抗礼。这位英租界巡捕房的华探长便是他的大徒弟。那一天,他听到大徒弟报告的案情,觉得问题严重,决定从摸底入手。原来,上海那些“跑生意”的扒手、小偷等,绝大多数是青帮的徒子徒孙,且各有门头,设小头目管理,一有所获,须向头目汇报,将物件或现金交出,然后分配,帮规如此规定,谁也不敢违反。于是他命大徒弟派出手下探员,分片通知季家门下包括南市、闸北、浦东等中国地界所有小头目,晚8 时,集合于季公馆排情况,是谓摸底。

      当夜季公馆灯火通明,各地小头目50 余人准时而来,等于开了一次小小的“香堂”。华探长先向大家说明了案情,季云卿接着说:“我们先从家门里查起,不要惊动黄金荣、杜月笙那帮人,你们在这两天中,曾否有小脚色在外滩做到生意,是一只黑色羊皮的公文包?”大家听得老头子一说,各人自己排,一小时内,都保证自己所辖地区内,没有得到这只公文包。这是老头子可以绝对信任的。因为帮规规定不得欺师灭祖,否则受到“三刀六侗”的严惩。大家一直讨论到深夜,竟毫无线索。季云卿只得命大家回去,进一步向下层侦察,捕房人员向大小旅馆、妓院、燕子窝等处查探。次日仍无消息,季云卿一夜沉思,找寻线索,决定到汉口去一趟。

      第二天,季云卿带着贴身小徒前往汉口。师徒二人下轮船后走向江边一家大茶馆“得意楼”。二人吃过点心,上楼找一沿窗座位坐下。原来,这得意楼乃是汉口一个青帮老头子杨某所开。此人在汉口、武昌一带很有势力,门徒甚众,很讲帮会义气,凡有青帮中人路过或犯事逃亡出来,总是留宿三天,给以盘缠,打发离去。茶馆里的做手,都是杨的门徒,以此会友。当下,季云卿坐定后,就将茶壶、茶杯摆出青帮中会友的格局,果然跑堂的一看是自己人,就对了一通“海底”,得知是上海鼎鼎大名的青帮老头季云卿驾临,马上领他到杨老头子家里。

      杨某也久仰季的大名,一见之下十分热情,问起来汉口何事,季云卿径直相告:“为破失包案,不得不亲自出马,一来到此访友,二来看看长江沿线情况,大哥若有线索,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      事有凑巧,杨老头当即表示:“东西在我这里,既是季大哥的事,原物奉还。是我的三个小脚色,路过上海,在外滩顺手牵羊而来的。”中午,杨某设宴招待季云卿师徒。席散后,季云卿又说出了苦衷:“光是赃物交差,本人就犯嫌疑,故须人赃交差。至多吃二三个月官司,姓季的保证安全回来,如有损伤或性命出入,按照帮规抵命。”杨老头儿果然当场叫来那三个徒儿,吩咐明日跟季师伯到上海投案自首。老头子一句话,徒儿唯命是从。次日买好船票,一行五人,带着公文包原件返回上海。捕房和领事得到消息,一块石头落地,检查公文包果然原封未动,称赞中国人破案迅速。人犯押进提篮桥西牢,因是自首,判处三个月徒刑,就此结案。

      再举一个例子。有一个姓杨的,曾任福建督军周荫人的秘书长。卸任时,以历年搜刮所得,装了六个大皮箱,其中全是珠宝古玩,派人押运到上海,准备在租界做寓公。不料船抵上海时,发现六个箱子全已不翼而飞。杨得讯后,即来沪请护军使何丰林代为查访。何毫无办法,乃转请杜月笙帮忙。杜只用三小时,就全部追回了。他究竟如何破案,外人不得而知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由于帮会与军警勾结,在那个社会里建立起一套效率极高的情报网,这就使这位帮会头子几乎无所不能了。

      从这类故事就可以明白“差役不进帮,饭碗端不长”的原委,那么,又何以“帮会不通差,生意敲不成”呢?这道理也明白得很,因为帮会流氓的所谓“敲生意”,都是经营种种不法的“特种事业”,倘或军警认真起来,岂不是要处处受阻?设若帮能“通差”,且军警之中帮徒甚众,那就可以合伙“敲生意”了。常有这样的事情:帮会流氓要开武差,就先通知在帮之军警,协商妥当以后再去作案。如果是外来的帮徒要在本码头开武差,必先投帖求见本地在帮之军警头目,陈明来意,先挂上号。军警对于挂号之帮徒,不但不去捉拿,反而按照帮规供其食宿,并且告知本地情形,诸如谁家可以偷盗,谁家可以绑票,谁家势力大断断不可惊动,等等,此等报告叫做“衬底”。帮徒得到衬底后,就可以放心大胆地于当晚行事。第二天大早,必定满街传遍骇人消息:某大家巨款被盗,某大家珍宝被窃。被盗者纷纷向警厅报案,他们哪里知道盗贼就藏在军警家中呢!事过之后,所获赃物帮警按一定规矩分成,当然是题中应有之事了。




     

本站更多资讯

【区县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区县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地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地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省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省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全国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全国范围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入围通】网站状态
  • 认证日期: 未认证
  • 会员级别: 普通会员
  • 是否核实: 该会员资质未核实
  • 会员类型: 党政机关
  • 经营模式: 服务事业
  • 所在地区: 四川 内江市 威远县
  • 联系Q 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413234192
荣誉资质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  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wyxuanjiao
  • 电  话:
  • 手  机:13111111111
  • Email:njwyjwx@163.com
  • 地  址:编辑部
  入围  
清溪编辑部 流量统计:
地址:【四川 内江市 威远县 】编辑部
技术支持:入围中国  管理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