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溪编辑部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 欢迎光临!
今天是:

资讯中心

  • 民国黑社会59
  • 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12日 14:22  阅读: ()次   信息来源:
  • 民国黑社会59


      也还有这样一种情况:失主以大帽子强压警厅非破案不可,这时警官就会找一个小喽罗来,命他限期破案,十天一催,半月一问,到期不破案,就要挨板子,再给他少数金钱作为挨板子的酬劳。有些瘪三专以代人挨板子为业,这个差使叫做“拍豆腐”。何谓“拍豆腐”?原来清代衙役都要练就一种打板功夫,但闻板子响,被打者不觉痛。练时以老豆腐一方,日夕鞭打,功夫到者,能使豆腐不失原状。本是衙役询私舞弊的方法,一直沿习下来。那瘪三挨过板子后,就哀求警官道:此案实在难破,否则,小人断不肯以血肉之躯,受这般痛苦。这一来,案子也就常常不了了之。

      如果失主还是不肯了结,以种种权势压下来非破案不可,那也有办法对付。办法就是与窃贼商量,花点钱叫帮会中的一个小盗犯(谓之“边风子”)到堂了案。“边风子”到案后,只须略认一二犯罪事实。如果逼令交出全部赃物,就这样对答:此案是三四个人一起作的,他们早已逃跑了,我得的就这么一点。于是警厅叫尖主将这点赃物领去,判这个“边风子”一年半载的徒刑了结。军警于是塞责,而犯案者安然无恙,一如既往地经营其种种“特种事业”。

      正因为帮警勾结对于帮警双方都是利害攸关,所以,到了民国时期这种勾结日益密切了。其密切程度,从黄金荣在上海军警界的门生名单中,就可管窥一斑了:法捕房督察长 金九龄。

      法捕房政治部主任 程子卿。

      法捕房探目 陈三林 丁永昌。

      法租界强盗班探目 曾九如。

      英捕房督察长 陆连奎。

      英捕房探长 尚 武 冯志明。

      英捕房探目 汤 坚 马德荣。

      上海市警察局侦缉队长 韦钟秀 乔松生 卢英。

      上海市公安局侦缉队 张 荣(副队长) 董明德(分队长) 周相成(秘书) 宋云涛(指纹科)。

      苏州警察局侦缉队长 曹安昌。

      浦东保卫团团总 许宝铭。

      伪公安分局局长 张志清。

      这份不完全的名单已可表明,帮会头子在军警界具有多大的势力了。

      帮会与洋人之勾结。

      旧中国帮会势力得以膨胀,帮会上层人物得以发迹,一个特殊条件便是在上海这样一些大都市租界的存在。一些帮会头子正是以租界为靠山,与洋人相勾结而横行不法的。像上海“三闻人”这样一些帮会头子,原本是上海街头的小瘪三,穷困潦倒,到处流浪,他们后来得以发迹,首先在于他们识破了并利用了这样的“天机”;帝国主义势力在租界的统治秩序,需要利用中国的鹰犬来维护。当好洋人的鹰犬,便是迈上了“发迹之路”的第一步。就说黄金荣吧,原本是苏州书画店裱婊画出身。初到沪时。流落在郑家木桥一带当小瘪三,结识了南汇县农民出身、摇柴船的丁顺华和程子卿。三人气味相投,结拜为青帮兄弟。法租界当局为了收拾这批郑家木桥小瘪三,用以毒攻毒的办法,雇佣黄金荣为刑事科包打听。黄就把大部小瘪三收为徒弟,作为耳目。每天上午,他就到他徒弟开设的“聚宝茶楼”,坐在固定的位置上,泡上一壶茶,交线索、通情报、讲斤头的就纷至沓来。他指挥码头上的“三十六股党”、租界里的“八股党”和他手下的“一百○八将”,侦察、追索了不少案犯,为租界当局效了力。有一次,法国驻沪总领事馆书记樊尔谛带着他的妻子到太湖游玩,被横行太湖的土匪绑走。法租界当局要黄设法营救,黄就派与太湖匪首有联系的高鑫宝前去拜山。结果匪首“太保阿书”和“猪猡阿美”分文不取,交出一对法国“肉票”。还有一次,法国天主教神甫姚主教带着几箱银洋,由上海乘火车到天津去开办教堂。火车行驶到山东临城时,遭到土匪部队拦车抢劫。此便是轰动国内外的“临城劫车案”。法国驻沪领事限令法捕房火速破案,将姚主教营救出来。捕房动员所有侦缉人员,四处打听、搜索,毫无线索。黄金荣却利用了一个偶然的机会,打听到姚主教的下落,并以重金派人买通看押姚主教人员,又按照预定日期,亲自带领几十个便衣,化装成张宗昌部队的官兵,赶到临城将姚主教营救脱险,安然返回上海。这一来,法租界当局对黄金荣大为赏识,称他为“租界治安的长城”,将他破格提拔为华人督察长,还专派八个安南巡捕保护他的安全。在旧中国,一登洋门,则身价百借。对于这样一个昔日衣衫褴楼的小瘪三,人们刮目相看了。政界、商界、军警界的要人名流,纷纷投靠到他的门下。他当华探督察长后不久,一次就收了200 多个徒弟。于是,他有靠山,有势力,一举承包了法租界烟、赌两项特种事业。当然,他身为督察长,不便直接出面,而是在幕后操纵,让杜月笙和金廷荪公开经营。从中获得的巨额收入少不得要拿出一份来孝敬法国主子。不但法捕房的法籍头目坐地分赃,连驻沪法领事、法军舰官员,也参加朋分。有时法国舰队司令来华,招待法国将军等项费用,也从贩土进项中出帐。有些法籍探目见利眼红,居然不顾主子身份,拜黄、杜为“老头子”了。由于帮会和洋人的勾结,致使当时法租界的东新桥、郑家木桥、八仙桥一带,成了烟、赌、娼集中的闹市,和邻近英租界的烟赌场联成一片,数十年中,成为帝国主义在上海藏污纳垢的中心。



     

本站更多资讯

【区县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区县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地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地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省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省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全国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全国范围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入围通】网站状态
  • 认证日期: 未认证
  • 会员级别: 普通会员
  • 是否核实: 该会员资质未核实
  • 会员类型: 党政机关
  • 经营模式: 服务事业
  • 所在地区: 四川 内江市 威远县
  • 联系Q 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413234192
荣誉资质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  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wyxuanjiao
  • 电  话:
  • 手  机:13111111111
  • Email:njwyjwx@163.com
  • 地  址:编辑部
  入围  
清溪编辑部 流量统计:
地址:【四川 内江市 威远县 】编辑部
技术支持:入围中国  管理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