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溪编辑部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 欢迎光临!
今天是:

资讯中心

  • 民国黑社会60
  • 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12日 14:22  阅读: ()次   信息来源:
  • 民国黑社会60


      烟赌业的发展,更增加了帮会对洋人的依赖性,使之不得不对洋主子的旨意唯命是从。1930 年,上海法商水电公司机务部1000 余名工人,要求适当增加工资,资方不同意。在徐阿梅领导下,工人发动罢工,长达一个多月,资方企图收买徐阿梅,遭拒绝。当时法捕房总巡找杜月笙:如果不能帮助解决工潮问题,我将下令禁止一切烟赌,俟工潮平息后,再考虑重新开禁。杜即找罢工领袖徐阿梅,表示愿收他为徒,并每月津贴他300 元。徐不从,杜乃勾结法捕房探目,共同策划,事先仿制印有鼓动性内容的共产党传单数百张,在某天晚上由法探目马慕雅率众30 余人,到徐阿梅家搜查,乘机把传单塞入徐的卧室,即将徐押解法租界江苏高等法院第三分院,判徐徒刑10 年。事后,法商工会领导权为杜的门徒所把持,这样,一场轰轰烈烈的罢工斗争,就被镇压了。

      帮会一些上层分子不仅与英法帝国主义势力相勾结,而且在日本帝国主义大举侵华的情况下,置民族气节于不顾,与日帝互相勾结,互相利用。比如,1939 年前后,在日本特务机关授意下,张啸林组织了一个“新亚和平促进会”,召集他的门徒到四乡为日本军队收购和运销急需的煤炭、大米和棉花等重要物资,在军需品的补给上为日本主子效劳。而在日本主子庇护下,张放开手脚贩烟土,开赌场,生意越做越大,乘机大发其财。

      曾在“淞沪抗战”期间高呼“共赴国难”的杜月笙,也不肯把事情“做绝”,而是寻找机会与日本“亲善”,并曾导演过“物资交流”的丑剧。太平洋战争爆发时,香港沦陷了,大后方所急需的纱布等物资来路断绝。到了1942 年,财政部战时物资管理局建议,成立一个专门机构,设法从沦陷区运进纱、花、布和其他战略物资。这个建议,经蒋介石和孔祥熙同意,批交军统局办理。戴笠看到这事不仅有利可图,而且大可借题发挥,就和杜月笙商量,成立了一个官商合营机构,取名为“通济公司”。顾名思义,大概是和敌方互“通”有无、互“济”匮乏吧。由杜出面任董事长,总公司设在重庆。在上海,则由杜的代理人徐采丞先和日本特务机关联系好,再得周佛海的全力支持,成立了相应的机构“民华公司”,资金3 亿伪币,据说全部是由日本特务机关拿出来的。读者难免生疑:为什么中国方面要购运的战略物资,敌人不加查禁,反而如此支持?原来,敌人也有战略物资要抢运,内地生产的锌、锑、锡等物资,是他们生产军火迫切需要的,猪鬃等土特产乃至鸦片,转手可获大利。更重要的是,那时日本在南进中遇到困难,加紧诱惑重庆政府单独媾和,这样的物资交换,是为此开辟了一条捷径。从那时起,大批大批的花纱布匹就不断由民华公司运出,堂而皇之通过封锁线,由通济公司接收,再运往重庆。而内地的“土”特产、军火原料也循这个途径,源源运往上海,交日本特务机关。日本便用中国的原料造成军火再来屠杀中国人。从1943 年到1944 年问,大规模的“物资交换”有三批。而随着“物资交换”的频繁,蒋与日的秘密和谈也加紧了。

      帮会流氓勾结各种人物之手段。

      帮会流氓能够与各种黑暗势力相勾结,除了有政治上互相利用、经济上互相依赖的条件之外,与帮会流氓善于运用各种巧妙手段也很有关系,这里略述一二。

    “烧冷灶”。其中又有两种情形:一是结交下台政客、失意文人、落魄军官,譬如灶已烧过,冷了,他人投以白眼,独我报以青睐。1923 年6 月,黎元洪被辞去总统职务后,南下活动,经上海时,作为黄金荣的客人驻留3个月,黄派杜月笙及其小八股党保驾,使这位前总统十分感激,特制10 个纯金奖牌分发有关人员以示感谢。杜月笙也极力收容和拉拢一些失意的官僚、文人充当他的谋士,他对这些过去有点地位和名声的人,不但每月给以高薪,而且执礼甚恭,表现出虚心求教的样子,使这些自鸣清高的人忠心耿耿为其服务而不自觉。另一种情况是结交一些暂时穷困潦倒、将来可能发迹的人物,好比灶尚未烧,还是冷的,而我独烧一把火,出人意外。黄金荣结交蒋介石,便是识蒋于患难之时,他不但代蒋了结数千元债务,还资助蒋一笔旅费,使蒋得以投奔广州。杜月笙结交戴笠也是如此。戴从小是个无赖,靠摆赌摊骗钱度日,为警察所追捕。后来混到上海,也是在流氓群中做些无本“生意”。其时,杜月笙已跨进黄金荣的大门,与戴一见面就认为戴是个“人才”,倾心结纳,不久就结为兄弟。后来戴仕途遇阻,一度陷入一文不名的困境,就去求杜帮忙。那时,这位“三哥”已是首屈一指的海上闻人了,居然顾念旧情,一次给了他50 元。用完了,杜又给他50 元。对杜的“慧眼识英雄”,戴念念不忘,在他后来也炙手可热、杀人不眨眼的时候,不时对部下提起往事,称道杜“古道热肠”,是他生平的知己之一。每次去沪,必和这位盟兄亲密聚首,共商“党国大计”。当然,“烧冷灶”也不是逢冷灶就烧,而是放出眼光,择其素有资望者,或将来必有起用之日者,殷勤结纳,时相探望,慰其寂寥,解其困难,使彼心中感动,当你是“雪中送炭”的君子。有朝一日,“冷灶”变热,政客上台,帮会流氓便能如愿以偿。先前的投资,便可大获厚利了。

      其实,社月笙的烧“冷灶”,也不尽是指望这些人日后飞黄腾达,而是出于这样的目的:以低廉的代价换得失意者对自己的捧。抗战时在香港,他供给吴佩孚的秘书杨云史人参、药品和家用,死后为其营葬。还招待过苏州耆宿张一麔等。此类事甚多。杜曾这样自我表白:“人总是爱捧的,因而也同情捧人的人,我对于这些衰病失意老人何尝有什么报偿的希望,但是将来得到的将比我目前很方便地付出去的东西多得多。”

    “趋热门”。就是结交正在得势的权门显贵。对于帮会流氓来说,“冷灶”不可不烧,“热门”尤须要走。因为走热门更加近便,可更快奏效,但难度也更大。第一条是要舍得花钱。比如杜月笙一听说某某官员来看他,就从抽屉里捡出庄票,袖着去会客,视来人的声望、地位,多则奉赠万元,少则三五千元。

      有时不但要舍得花钱,而且要预先探听贵客嗜好,以便投其所好。好古玩者则送以金石书画;好宝物者则投以珠玉宝器;有阿芙蓉癖,则奉赠上好烟土;等等。抗战前,蒋介石提倡“航空救国”,他立刻响应,买了一架法国教练机送给上海飞行社。后来,孙桐萱的兄弟孙桐岗从法国学航空回来,杜又买一架飞机送他。在当时,送人飞机是很稀罕的事,所以报纸上为此事大吹特吹,正好达到他趋热门和出风头的两重目的。其他像送人以汽车、小老婆等,更是平常事。好些国民党军政要人在上海公馆用的汽车都是杜月笙送的。还有许多在巡捕房工作的外国人,杜也送给汽车等物。

     

本站更多资讯

【区县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区县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地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地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省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省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全国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全国范围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入围通】网站状态
  • 认证日期: 未认证
  • 会员级别: 普通会员
  • 是否核实: 该会员资质未核实
  • 会员类型: 党政机关
  • 经营模式: 服务事业
  • 所在地区: 四川 内江市 威远县
  • 联系Q 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413234192
荣誉资质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  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wyxuanjiao
  • 电  话:
  • 手  机:13111111111
  • Email:njwyjwx@163.com
  • 地  址:编辑部
  入围  
清溪编辑部 流量统计:
地址:【四川 内江市 威远县 】编辑部
技术支持:入围中国  管理中心